帮居民代购、照顾百余人起居…他等待自己和武汉的重启 _菊花里脊网
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·千城联播

      <kbd id='FSEse'></kbd><address id='1Forh'><style id='L13vQ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HbzP7'></button>

    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 > 网络日报 > 国际网络新闻 >

          帮居民代购、照顾百余人起居…他等待自己和武汉的重启

          点击:26051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意外被封在武汉,没有经济来源,他却在社区照顾几百户居民的起居

            被隔离在方舱医院,他又成了送餐员、八段锦的组织者

            解封后,他要在武汉打一份工

            武汉解封倒计时。

            3月24日,好消息传来——武汉即将解封。

            在武汉封城的这两个多月里,28岁的湖北汉川人但俊(化名),一直与这个城市奋斗着。他加入志愿者车队,去红十字会做义工,参与方舱医院的建设,到社区和隔离酒店做志愿者……这个小伙完整经历了武汉从冰封到解冻的全过程。

            4月8日,武汉解封的阳光即将普照。但俊计划着,当天,不着急回家,他要参加一场线下面试。新的未来,在等待着他和这座城市。

            打算风光开回老家的新车

            用来送消毒水、送医护人员

            1月23日,武汉封城。但俊和其他很多异乡人一样,被困城中。此前,他刚在广州辞掉一份销售工作,搭乘高铁来到武汉。他参加了几场面试,试图在这里开启新的职场生涯。他用工作3年的积蓄,在武汉买了辆车,在热闹的人群中买年货。除夕前一天,他本打算风风光光开着新车,将自己和一车年货,送回70公里外的老家。没想到,“城门”突然关了。

            但俊困在酒店,网上的各种报道,看着心急。他忍不住想,“既然留下来了,就要提供举手之劳的帮助。”

            大年初一,但俊开着自己的新车,加入汉阳志愿者车队的行列。短短三四天,汉阳志愿者车队从六七十人发展到300多人。

            其中一天,但俊和十多人一起,把近1000桶消毒水送往雷神山医院。“一桶50斤,足足23吨重,光搬卸就用了两三小时。”但俊回忆说,当晚十点多,将消毒水送到时,他已经大汗淋漓,“两个胳膊痛了两三天,想抽烟,烟都叼不到嘴里去。”

            但俊接送过一位护士,她之前为了上班,前后走过两三次,“往返40多公里的路,我开车要1个多小时,她一个女孩硬生生走过去,听着就心酸。”但俊一天接送七八个医护人员。起初,他只戴着很薄的口罩,直到有一天,一位护士给了他两个N95口罩。“我觉得她更需要,就撒谎说我有,可她还是坚持把口罩留在车上。”

            1月28日,但俊又加入武汉市红十字会做志愿者,负责搬卸物资。“那边没有人帮忙搬运,挺需要人。”“总是一批货还没卸完,又一批进来了。”

            帮四五百户居民代购

            照顾100多人起居

            但俊也面临急迫的现实问题。

            2月初,但俊的经济状况告急,他从房价近300元一天的酒店,换到70元一天的旅馆。在即将要还信用卡、车贷、房贷等多重压力下,吃住都成了问题。

            2月中旬起,但俊先后到汉阳、武昌、洪山的三家街道做志愿者。在包吃包住的街道,他继续为这座城市的抗疫贡献能量。

            他曾到社区,帮四五百户居家隔离的人送菜,代购物资或药品;也曾到集中隔离酒店,为100多位新冠病毒密切接触者,配送三餐,解决生活起居的各种问题,并安抚情绪。

            在湖滨花园酒店隔离点,每天一到饭点,但俊会和两个志愿者一起送餐,挨个敲门通知大家领取。担心饭菜冷,他们的动作总是很快,一个多小时,完成90多个房间的配送。

            “电视坏了,水龙头拧不开,马桶堵了……有时我们变成了物业维修工。”

            有人会时不时给但俊塞一些零食,也有不少人加他的微信好友表达感谢。一个同龄的小伙子,在出酒店的前一天,特意让朋友送来一箱24瓶可乐。但俊说,尽管分下来,每人只有一两瓶,但已经很奢侈了,“我大概有一个多月没喝过饮料。喝到嘴里时的那种气泡感,忽然感到特别幸福,有种被认可的感觉。”

            被核查为疑似患者

            紧张得20多小时不敢睡觉

            在湖滨花园酒店隔离点,大家将每周例行一次的核酸检测戏称为“考试”,连续两周阴性通过,就意味着可以回家了。

            3月2日,新一轮“考试”来袭。但俊记得,当时大家都很兴奋,因为如果复核通过,酒店有一半的隔离人员都安全了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中午12点,正给大家准备午饭,但俊却接到一通让他心惊的电话——“你是单阳,疑似新冠。”短短几个字,瞬时让他陷入恐慌,“大家的一日三餐都是我们准备,万一我携带了病毒,很担心会交叉感染。”

            他立刻赶回房间自我隔离,从中午等到晚上,心理压力越来越大。“家人都不知道我在隔离点做志愿者,以为我住在朋友家。”一边害怕,他一边安慰自己,“我身体没有任何异常。”平时,但俊身体素质不错,很少感冒。

            当晚七点多,志愿者车队的人,把但俊送往医院,“司机听说我也是志愿者,努力安慰我,一路聊了一个多小时,我情绪稳定了不少。”

            到医院,但俊却又紧张得睡不着觉,手套和口罩基本没摘下来过,20多小时没敢吃饭,也没去过卫生间。

            所幸,他担忧的一切没有发生。而后,医院接连两天的检查证明,但俊没有感染新冠病毒。

            仿佛坐了一次过山车,四天里,但俊亲身体验了一遭人生的跌宕。

            坐等武汉的最后解封之日

            等待自己和武汉的重启

            3月6日,武汉光谷科技会展中心方舱医院正式“休舱”,转为康复中心,但俊被送到这里和260多人一起集中隔离。

            但俊对方舱医院并不陌生。事实上,他曾是方舱医院的建设者。

            就像武汉封城之时,他从无可奈何地留下,到决心自己做些什么。在康复中心,他再次改变自己的既定身份,承担起志愿者的角色。

            他分发物资,配送三餐,饭后,组织大家一起进行八段锦等身体锻炼。戴着那顶武汉志愿者的小红帽,他忙得不亦乐乎。

            气温渐渐升高,墙壁挡不住春天的气息。但俊感受到,像疯长的植物一样,层层叠叠的希望,已经在四处蔓生。

            3月24日,好消息终于来了——武汉即将解封。

            几天前,运转了44天的湖滨花园酒店隔离点关门大吉。“有点遗憾,我没有见证这个时刻。”但俊说。

            4月5日,但俊隔离期满,武汉也将在三天后恢复对外交通,但他并不打算立刻离开这座城市。

            这几天,但俊完成了三四家公司的电话面试。4月8日武汉解封当天,还有一场线下面试等着他。武汉渡过了一次难关,但俊觉得,新的未来在等候着他和这座城市。

            本报记者 张蓉

          【编辑:黄钰涵】
          顶一下
          (46495)
          踩一下
          (78132)
      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热点内容
          1 2 3 4 5 6 关于我们  |  本网动态  |  本网服务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版权声明  |  总编邮箱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返回顶部